有口皆碑的小說 皇城第一嬌 線上看-233、阮府壽宴推薦

皇城第一嬌
小說推薦皇城第一嬌皇城第一娇
转天便是阮家的寿宴了,阮廷虽然贵为丞相平素却并不十分高调,往日里阮府鲜少举办这样大的宴会。
偌大的阮家,除了一个不大懂事的小儿子阮福有些纨绔之举,其余人在上雍的名声也都不差。
阮月楼和阮月离兄妹俩,更是上雍年轻一代公子姑娘中的佼佼者。
阮家本身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阮廷是大盛太宁元年的状元, 可算得上是大盛朝第一位状元了。之后二十多年一路平步青云,到了先帝永泰四年终于成为了文官之首的丞相。
两年后永泰帝驾崩,他被钦点为四大辅政大臣之一,阮家从此才真正成为上雍名门。
只是不说跟谢衍宁王这样的皇室宗亲比,就算较之苏太傅和骆云,阮廷的身份资历也略显不足。
若不是苏太傅年老力衰, 谢衍和骆云常年征战在外, 即便是贵为丞相阮廷在几位辅臣中也是要排末位的。
阮廷自己也并不因此而张扬狂妄,这几年阮家当真算是上低调。这次难得大宴宾客, 倒也是让上雍不少人略感诧异。
骆君摇和谢衍达到阮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阮家大门外果然是张灯结彩宾客盈门好不热闹。
在门口负责迎客的是阮家大公子阮月楼和他同母的弟弟阮福,见摄政王府的马车过来,阮月楼连忙和身边的人说了声失陪,带着弟弟迎了上去。
“恭迎王爷王妃。”阮月楼站在路边,恭敬地拱手道。
阮福看了看兄长,连忙也跟着行礼。
摄政王府的马车外观简约古朴,却自有一股威严气势。再加上马车前后跟着的亲卫,寻常人更是不敢贸然上前,只得不远不近好奇的看着。
马车外面坐着一个穿着绿色衣衫,年岁似乎很小的姑娘。
那姑娘好奇地看了阮月楼兄弟一眼,回头对里面道:“王爷,王妃,到啦。”便径自跃下马车,站在了一边。
谢衍从马车里出来, 低头看了一眼阮月楼兄弟俩, 淡淡道:“阮公子不必多礼。”
阮月楼莫名觉得自己脖子上仿佛有被刀锋刮过的感觉。
骤地想起早前在流觞亭花苑自己跟骆家二姑娘说话还恰好被摄政王撞到的事情, 阮月楼只能在心中苦笑。
不动声色地退开了一些, 免得碍着这位的眼。
阮福奇怪地看了自家大哥一眼,有些不明所以。
“摇摇。”
谢衍下了马车,转身让骆君摇扶着自己的手下车。
“两位阮公子,许久不见。”骆君摇下了车,看到站在一边的阮家两位公子笑道。
阮月楼道:“王妃安好,多谢王爷王妃今日能赏光,家父和我阮家上下也倍感荣幸,还请两位先入内用茶。”
骆君摇也知道今天阮家肯定很忙,也不啰嗦抬头去看谢衍。
谢衍微微点头,牵着骆君摇便要往里面走去。
阮月楼本想让弟弟引两人进去,但想想自家弟弟不靠谱的性子,心里默叹了一声还是自己亲自引人进府,将迎接客人的事情暂时丢给了弟弟。
阮府里,阮廷自然也接到了摄政王和王妃到来的消息,连忙带着夫人一起迎了出来。
因此谢衍一行人才刚跨入骆家大门就看到了阮廷夫妻俩迎上来的身影。
“王爷王妃大驾光临,臣未能远迎,还望恕罪。”阮廷拱手笑道。
谢衍道:“阮相今日是寿星,不必如此多礼。”
阮廷谢过了谢衍, 又对骆君摇道:“若有招待不周之处,还望王妃海涵。”
骆君摇笑道:“阮相客气了, 阮相今日大寿,我和王爷祝阮相益寿延年,松柏长青。”
阮廷连声谢过,阮夫人才出声请骆君摇往专门招待女眷的地方去休息。
谢衍牵着骆君摇的手轻声道:“岳母和皇姐想必也快到了,摇摇先过去休息一会儿吧。”
骆君摇点点头,跟着阮夫人一道走了。
阮廷站在一边看着谢衍的目光一直落在已经离去的骆君摇背影上,不由笑道:“看来王爷和王妃果真是恩爱得很啊。”
这话说起别的夫妻还要斟酌几分,但用来说摄政王夫妇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毕竟婚礼当天摄政王殿下的许诺整个上雍都传遍了,这还不恩爱岂不是自己打自己脸么?
谢衍竟然也不客气,神色自若的“嗯”了一声。
“……”阮廷一时无话,只得挥挥手示意长子先离去,自己陪着谢衍入府。
阮夫人是个相貌婉秀的女子,因是继室她比阮廷小了十岁左右。阮夫人本也是书香门第之后,嫁给阮廷的时候阮家远没有现在风光,娘家对阮廷也颇有帮扶。
这些年阮廷对这位夫人也很是尊重,家里虽然也有几房侍妾,但排行靠前的子女几乎都是阮夫人所出。
日子过得顺心,阮夫人气色心情看起来便也极好。
对于骆君摇这位摄政王妃,阮夫人好奇的同时心情也是有些复杂的。
一方面是骆君摇从前的名声,书香门第出身的阮夫人是不大看得上的。便是先前丈夫有意让自己的儿子娶这姑娘,她心里都是不大乐意的,只是习惯了顺从丈夫才没有反对罢了。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先前摄政王拒绝了阮家结亲的提议,却转而向骆家求亲。若只说是因为骆家的权势,方才她看到这新婚夫妻俩的模样却是骗不了人的。摄政王分明是对这位小王妃极其喜爱呵护。
阮夫人心里就不得不嘀咕,难不成在摄政王眼中,自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姑娘就比不上骆家这什么都不会的姑娘?
心情虽然复杂但阮夫人毕竟做了多年的丞相夫人,并不至于就此喜怒形于色,对着骆君摇依然是温言巧笑亲切有礼。
“骆夫人尚未到来,不过淳安伯府的老夫人和少夫人却是来了。”阮夫人陪着骆君摇往女眷休息处漫步走去,一边道:“长陵公主先前派人送了信来,说还在宫中脱不开身,倒是小郡主来了。”
骆君摇微微点头,“阿凝一个人来的?”
阮夫人笑道:“小郡主是跟着长昭公主一块儿来的,到了一会儿了,方才还问起王妃呢。”
两人说话间,已经到了阮家特意为女眷准备的休息处。
偌大的一个园子,园中有好几处亭台楼阁,还没走进去就能看到楼上有人影攒动,远远地也听到园中传来少女清脆的笑声,颇有几分热闹。
阮夫人先引着骆君摇去了园子一侧的戏楼,里面坐的都是些身份贵重或上了年纪的诰命夫人们。
这些人或因为年纪或因为身份不好在园子里到处乱串,便都坐在这里聊天喝茶看戏。
见阮夫人和骆君摇过来,连忙都起身见礼。
骆君摇摆摆手笑道:“来者是客,我今儿也是客人,各位不必多礼。”
这些夫人们跟骆君摇都不大熟,原本不久前骆君摇还算是晚辈,如今一跃变成了她们都得行礼的摄政王妃。也不得不在心中感慨,这女子嫁人果真不亚于第二次投胎了。
也只有长昭公主能自在一些,她跟骆君摇也不怎么熟悉,只是笑道:“君摇来了,快过来坐下说话。”
骆君摇走到长昭公主身边坐下,众人也才纷纷重新落座。
阮夫人今天是主人,也不能一直陪在这里,因此陪着骆君摇说了一会儿话就匆匆告退了。
等阮夫人离去,长昭公主才轻声笑道:“长陵皇姐让我给你带个话儿,今儿小心点。”
又要小心点?!
骆君摇觉得她快要对各种宴会产生心理阴影了。
“今儿谁想找我麻烦?”骆君摇也压低了声音问道。
长昭公主有趣地看了她一眼,道:“承恩侯夫人今儿也来了。听说…那位今天也要来。”
骆君摇第一反应以为她说的是太后,但看她古怪的眼神又觉得不像是说太后。
转念一想立刻恍然大悟,“白?”
长昭公主点了点头,骆君摇想了想道:“我还是觉得朱家比较麻烦。”
“哦?”长陵公主拿手中团扇掩唇,笑问道,“为何?”
骆君摇道:“白靖容是个正常人,朱家…可不好说。”至少白靖容脑子正常,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长昭公主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见周围的贵妇们纷纷看不过,这才忍住了笑,“皇姐说你很有趣,看来确实不假。难怪知非这么喜欢你呢。”
骆君摇俏脸有些微红,长昭公主道:“你可不知道,当年知非在上雍的名声可不是这样的,喜欢他的姑娘……”
长昭公主扫了一眼周围的人,声音压得更低了,“年纪跟他相当的,有几个没有想过?”
骆君摇无语,瞬间有一种周围坐满了情敌的感觉。
当然事实并不会如此,谁年轻时候没有因为某个人而想入非非过呢?但时过境迁也就是偶尔想起来心中有几分怅然罢了,非得揪着不放的毕竟是极少数极品。
长昭公主见她如此,笑得更欢了几分,“君摇想不想知道他以前的事情?”
骆君摇定定地望着她,长昭公主道:“回头你来我府上,咱们慢慢说?”
骆君摇也笑道:“好呀,到时候一定去拜访长昭皇姐。”
长昭公主看看她,忍不住轻叹了口气,“听到你叫我皇姐,突然觉得自己年轻了许多。”
骆君摇不爱听戏,苏氏又迟迟没到,她坐了一会儿就跟长昭公主说了一声起身去找秦凝和骆明湘等人去了。
秦凝一向活泼爱闹,才刚走出戏楼远远地就听见她的声音了。
骆君摇也不多想,径自朝着声音的来处而去,果然看到不远处秦凝正跟一群小姑娘凑在一起说着什么。
她旁边不仅有沈红袖等几个还有不少平时并不怎么来往的姑娘,此时这些姑娘一个个都围在一起讨论着什么,倒是半点也没有看出武道院和玲珑院之间的隔阂。
离她们不远的地方,还有几位少夫人也坐在一起笑看着她们,其中就有骆明湘。
“大姐姐。”
“摇摇。”看到骆君摇过来,骆明湘也很是欢喜。
跟她坐在一起的几位少夫人纷纷起身行礼,“见过王妃。”
骆君摇道:“大家都是客人,不必多礼。”
众人谢过起身,体贴的将地方留给了她们姐妹俩说话。
“方才就听阮夫人说大姐姐来了,大姐姐可还好?”
骆明湘点头笑道:“我好得很,倒是你……”骆明湘仔细看了看她,低声问道:“你没有受伤吧?”
骆君摇一怔,很快明白过来笑道:“我能受什么伤?我若是受伤爹爹早就知道啦。你看!”张开双臂在骆明湘面前转了一圈,“我好着呢。”
骆明湘这才松了口气,点点头低声道:“摇摇,谢谢你。”
骆君摇握着她的手,道:“这有什么好谢的?他不知死活欺负我们骆家的人,看我不整死他!”当然斜斡云也确实是死了。
骆明湘忍不住笑出声来,很快又收住了笑意,道:“我知道摇摇有本事,只是以后这些事情,不到万不得已莫要自己动手。”
骆君摇有些好奇,“那些人都说我什么了?”方才她在戏楼那边也不是没有发现那些隐晦的目光,但能坐在那里的自然都是有些身份城府的,就算心里有什么想法面上也绝对不会露出来半分。
真正有可能议论她的,要么是身份比她高不怕摄政王府,要么是年纪小不懂事,要么就是单纯的蠢。
神醫 王妃
骆明湘道:“都说你是将门虎女,名不虚传呢。”
“真的?”骆君摇挑眉。
骆明湘笑道:“真的。”明面上确实都是这么说的,但有时候往往是那种不动声色地排斥避让才最是伤人。
骆君摇却不在意,满意地道:“很好。”只要别在她面前叨叨,别人背地里怎么想的她才懒得管呢。
负心总裁爱上我
“摇摇!”不远处秦凝等人也看到了骆君摇,秦凝立刻朝她挥手叫道。
骆君摇朝她挥了挥手算是打招呼,骆明湘笑道:“去吧,方才安阳郡主一过来就问你呢。”
“你呢?”
骆明湘道:“我去夫人那里看看。”骆明湘说的夫人自然是她的婆婆,淳安伯夫人。
骆君摇也知道她不像自己,刚新婚不久的年轻少夫人们出门时多半都是要在婆婆跟前侍候的。
于是也不耽误骆明湘,起身跟她告别后边朝着秦凝等人而去了。
“见过王妃。”
“摇摇,你怎么这么晚才来?”骆君摇无奈地扶住扑过来的秦凝,示意众人免礼之后才道:“有些事情耽搁了一会儿,你们在聊什么呢?”
众人瞬间一片安静,骆君摇不解,“我…不能问吗?”这么大一群人光天化日的聊天,感觉不像是什么私密话题啊。
秦凝嘿嘿一笑,从身后抽出一本骆君摇十分眼熟的画册,“敏敏说昨儿给你送了,怎么样?看了吗?”
骆君摇无语,“我还当是什么呢,看了啊。”可惜只看了一次,就被谢衍收走了。
旁边一个姑娘忍不住小声问道:“王妃,这画册真的会在书肆里售卖吗?”
骆君摇点头道:“自然。”
“那什么时候才能买呀?”
骆君摇指了指秦凝和沈红袖几个,“问她们呀。”
梁疏风将手一摊道:“这些都是敏敏和阿蕊在管,她俩还没来呀。”
“这样……”骆君摇想了想道:“既然样品都出来了,想必很快,大家再等等吧。”
众人纷纷点头,还不忘催促她们快一些。
还有性子急的姑娘忍不住要先订下来,更多的又开始拿着秦凝的画册开始讨论起这上雍风华录排名到底公不公平了。
个人审美不同,看法自然都是不同的。
骆君摇就听到好几个姑娘聚在一起争论第二到底应该是定阳侯世子还是雪崖公子。甚至有个满脸梦幻的姑娘发出暴论,表示雪崖公子才应该是第一。
对此,骆君摇等人十分满意。
“果然,颜值才是第一生产力。”骆君摇笑眯眯地道。
秦凝也满心期待,“我觉得咱们的画册肯定可以大卖,说不定还能卖到外地去,卖遍整个大盛。”
梁疏风敲了敲她的脑袋道:“别做梦了,最多一个月市面上就会有人仿印。不过咱们做得精致,成本也高。想要仿印也没那么容易。而且…能买得起的也不在乎多花几个钱,应该会好一些。”
秦凝有些郁闷,轻哼道:“本郡主倒要看看,谁敢跟本郡主抢生意!”
沈红袖道:“比起这个,我倒是比较想知道…摇摇,咱们以后还继续出画册么?”这段时间虽然挺忙的,但也还是挺有趣的。
不仅仅是赚钱的问题,她们这些贵女素日里的日子几乎可以说是一成不变,偶尔有一点事情做还是很不错的。
骆君摇道:“出啊,不过咱们也不用一直盯着这个事情,让别人去做就好了。我倒是有一些新的想法,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
“当然有啊。”也不问她到底是什么想法,三人就异口同声地道。
霸天武魂
骆君摇笑道:“那好,改天你们来摄政王府,咱们再商量。”
秦凝有些耐不住,“摇摇,你到底想做什么?”
骆君摇点了点她的眉心道:“自然是干大事儿,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秦凝哼哼两声,“好吧,明天我就去找你,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反正总比印画册有趣。”骆君摇笑道。
几人正说笑间,园子另一头有一群人朝这边走了过来。
众人听到动静纷纷看了过去,一时都不由呆住了。
只见阮夫人带着阮月离,引着两个女子正朝着这边走来。
那两个女子看着似乎都已经不是妙龄,但容貌却依然美得令人惊叹。
阮月离本也是上雍皇城里有名的美人儿,此时站在两人跟前竟然也有几分黯然失色的感觉。
这两名女子一个青衣白裳,云鬓花颜,一颦一笑令人心驰神往。一个白衣如雪,宛如池中青莲,弱不胜衣。
秦凝忍不住嘶了一声,低声嘀咕道:“上雍皇城里,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两位大美人儿?”
这也是在场其他人心中的疑惑,大家都是常年在上雍的,谁家有些什么人大都清楚。
这样两位美人儿,仿佛是突然出现的,竟然没人知道她们的身份来历。
骆君摇也很是惊诧,白靖容出现在这里她不觉得奇怪,白靖容这样的人出现在哪里她都不觉得奇怪。
但穆王妃竟然也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跟白靖容一起出现,这就不得不让她惊诧了。
梁疏风注意到骆君摇的神色,低声问道:“摇摇,你认识?”
骆君摇道:“白靖容,穆王妃。”
“……”
众人还没有回神,那一行人就已经走到了跟前。
阮夫人正要上前介绍,就听到白靖容轻声笑道:“摄政王妃,咱们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