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是你們逼我成巨星的 txt-第一百三十五章 《烏鴉》的戛納之行展示

是你們逼我成巨星的
小說推薦是你們逼我成巨星的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的
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在欧洲三大电影节里面历史最悠久,曾经一度成为华人最受追捧的电影节之一,但很可惜,悠久的历史并没有让它成为三大电影节的领导者,反而因为越来越偏激的获奖文艺作品让很多片商望而却步,电影奖杯权威性挺足,但电影市场却小得可怜,甚至一度获奖作品销量惨淡……
柏林电影节就显得大气得多,但入围简单,获奖很难,基本上所有的电影都被欧美电影给垄断了,华夏电影人们前仆后继地冲了这么多年,甚至《英雄》这样的高质量大电影都拉过来参展了,最终却坑爹地捞了个边角料奖项,坑爹至极,所以几个月前的《矿底》获奖,在华夏几乎算是开天辟地了。
戛纳国际电影节在三大电影节里面倒是挺包容的,每年华夏电影入围的也不少,每年过亿的电影市场成交量更是让很多华夏电影人趋之若鹜,就算没有获奖,跑过来蹭蹭红毯热度,在那些片商们这里刷个脸也好,又因为戛纳的时间卡得刚刚好,刚刚是暑期档即将开始的时候,既能在暑期档上映前弄一波大噱头,又能提前卖卖海外版权,这绝对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而且,每隔几年,总会有一个华夏导演进入戛纳竞赛的评审团系统里面,这对华语电影无疑是莫大的激励。
毕竟,曾经的《霸王》实在是太牛逼了,在戛纳的地位到现在还被很多老家伙拿出来津津乐道……
今年戛纳入围了22部电影。
其中有四部华语电影。
一部来自台岛的《单车.人生》,一部是王帅的《乌鸦》,另一部则是沈长卫的《英雄》,最后一部则是来自港岛的文艺电影《黑》。
是的。
《英雄》这部已经在华夏下画了的电影,依旧被沈长卫带到戛纳参展了。
这样的电影算是开天辟地的头一遭。
其他两部电影多多少少都有种跑过来多卖卖海外版权,顺便碰碰运气看能不能获奖的意思,而沈长卫则是跑过来单纯想获奖的。
《英雄》没有展映厅?
无所谓!
没有卖片区?
无所谓!
人压根不在乎,人就是想在国际上争口气,拉一波一下自己华夏大导演的尊严。
《英雄》在柏林伤了元气,尽管电影票房爆炸、成为华语电影之最,
在华夏口碑爆炸,海外版权也卖得飞起,但是在国际上压根就没有与之相配的荣誉定位,很多人甚至将《英雄》划分为华语电影圈最成功的商业片。
商业片……
这让沈长卫心中挺不舒服,《英雄》上映前就在不断给戛纳主办方使眼色,在得知黄家成是戛纳的主竞赛评审团之一的人员以后,沈长卫心思更活泛了。
周洋和王帅在奥斯汀酒店前遇到了沈长卫。
沈长卫在外人眼里看起来挺严肃,特别是拍电影的时候,很多女演员都曾被沈长卫一个眼神吓哭过。
但私底下,沈长卫挺热情的,至少对周洋没有什么架子,拉过来哔哔赖赖了一大通今年的戛纳,还对周洋挤眉弄眼地暗示了一下法国的小姐姐其实挺开放的,特别是一些艺人,很放得开,如果想找她们聊聊夜光剧本的话,绝对能聊得筋疲力尽。
王帅跟沈长卫的关系也不错,虽然一个是京圈的,一个是西北圈的,多少有那么一点点资源竞争关系,但这并不妨碍两人私底下偶尔会坐下来聊聊天,扯一扯华夏电影未来……
在一番攀谈后,沈长卫又恢复那股严肃劲,带着手底下工作人员朝着酒店房间走去。
“沈长卫绝对是华人导演里面最厉害的几个人之一……可惜了,最近他有些魔怔了。”王帅看着沈长卫离开的背影,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周洋挺奇怪。
“《英雄》的票房成就已经够高了,但偏偏追求艺术性,盯着欧洲大三电影节不放,听说也报名了今年的奥斯卡了……他有这精力,还不如重新拍一部电影呢,不过也能理解,《英雄》哪怕是在国际上能得一个像样点的奖,也够功成名就了……”王帅耸了耸肩感慨。
“为什么对奖这么执着?”周洋很奇怪,问出了这个问题。
“电影人有哪个对获奖不执着?你不执着吗?你别告诉我,你没有憧憬过戛纳……”王帅白了周洋一眼。
“没有……”
周洋摇摇头,但惹得王帅又白一眼:“你在柏林确实获奖了,但那个奖在主竞赛单元里面,只能排在第六……真正大奖你还没见过呢。”
“真正的大奖是什么?”
“今年的戛纳,你的提名奖就是最大大奖之一……”
“嗯?”
“最佳男演员奖,你该不会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吧?”
“额,我不知道!”
“影帝,戛纳影帝啊!”
“啊?”
……………………
法国的一切都让周洋觉得好奇,不同肤色的人,不同的语言,以及街上的路标,以及那一排排车。
但周洋只能龟缩在宾馆里,眺望着下方来来往往的人群,却从未想过要出去逛一逛。
在异国他乡,他不懂法国,英语更是稀烂,万一迷路了,搞不好就得遭罪。
呆在房间里,其实也挺闷的。
网球王子(番外篇)
王帅在各种串门见老友、剧组里的老二毕阜南则是跟着剧组其他人邀请了一堆金发小姐姐去其他地方开派对了,也邀请过周洋,但被周洋拒绝了。
这个所谓的派对,周洋觉得应该不是大家唱唱歌,跳跳舞的那种。
总之,大家都有事情要做,唯独周洋啥事没有,除了翻来覆去地被形象艺术大师“马桶哥”折腾着自己的狗头以及试穿各种连七八糟的潮牌衣服以外,就是呆在酒店里发呆。
中午下楼吃自助餐的时候,他遇到了宋依依,他主动跟宋依依打招呼,顺便宋依依询问一下红毯的细节,但宋依依则仿佛看不到他一般,自顾自地跟那些法国女朋友们聊着天,时不时地发出了一阵咯咯咯的声音,周洋尴尬得一笔!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周洋和宋依依见了几次,但基本上宋依依都将周洋当成了空气。
周洋自然没有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的习惯,触了两次尴尬的眉头以后,就再也没有主动开口过了,偶尔遇到了,周洋也学着宋依依的模样,将对方当成是空气,自顾自地吃着东西……
他心里头甚至觉得眼前这个宋依依应该不是宋依依,有可能是她的双胞胎姐妹之类的错觉。
两天时间挺快过去了……
在距离电影节晚会还有一天的时候,王帅带来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乌鸦》在国外的版权卖得挺一般,比不上《矿底》不说,甚至一度让王帅觉得《乌鸦》跟《战国》这种扑街电影靠拢了。
这让王帅很失望。
《乌鸦》这部电影几乎是他独资的,结果海外版权卖得这鸟样,让他郁闷了挺久。
而且在戛纳的展映效果非常坑爹。
一个小型的放映厅里,东拉西扯还塞不满人,而且电影快结束的时候,整个偌大的放映厅里,只有寥寥几人……
虽然知道《乌鸦》展映会让人失望,但这架势也实在是太坑爹了点,一度让王帅产生想把周洋拉过去卖票的想法。
但随后又觉得没什么意义……
除非周洋愿意去勾搭那些片商富婆,跟他们聊聊电影艺术,适当的时候能为艺术献身,否则的话对卖片没啥作用。
大家都现实的很……
自从这个坏消息传来以后,开派对的毕阜南等人也精神萎靡地呆在酒店房间里再也没有出去了。
大家的情绪普遍很低……
木葉之一拳超人模板
他们意识到《乌鸦》的海外版权应该是扑街了。
万一再捞不到奖项,估计这一趟戛纳得白来。
6月20日。
夜。
周洋像往常一样呆在房间里,看乐谱,琢磨着编曲的时候,门口响起了闹铃声。
王导不是刚走吗?
周洋疑惑打开门,见到一个穿着绿衣长裙的女孩子以后,他呆住了。
“宋老师?”他不确信地问了一句,似乎很难相信这么晚了,宋依依会主动来找她。
“周洋,你是不是我不跟你说话,你也不跟我说话了?你要老死不相往来了?”宋依依看到周洋以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晶亮的美眸中透露着一丝无可奈何。
“啊,没……我跟你打过招呼了的,可是,你没理我啊。”
“我没理你,你就不能问问我为什么不理你?”宋依依看着周洋,仿佛被周洋打败了。
“额……”周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能傻粗杵着,觉得自己错了,但又觉得自己没什么地方做错了。
“说好的请我吃饭呢?”
“额,我回过短信了,你没回答我……”周洋依旧茫然。
“你就不能诚意点, 给我打电话?心疼电话费?”
“没……”
“哎哟我的天啊,你这情商,哎,算了,算了,想气也气不起来,等等,你就打算让我站在外面跟你说话?你真打算明天一个人走红毯啊?”
“啊,请进……”周洋下意识地点点头。
“周洋,你该不会是一个人房间里,打……那啥吧?”宋依依突然有些狐疑。
“那啥?”
“算了算了……”
“打.飞机?”周洋想了一会,随后难以置信地看着宋依依“没有,我不是这种人……”
“……”
------题外话------
今天万字更新,还有一更
推本书:《行善反被诬:我都道歉了还要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