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我靠讀書成聖人討論-第377章 割袍斷義閲讀

我靠讀書成聖人
小說推薦我靠讀書成聖人我靠读书成圣人
林亦含泪收下老六的七百万两银子。
‘卖诗看似捞了读书人的银子,实际上我搬运来的诗作,反而助长了他们的修为……’
林亦也不想这样。
但他别无选择,前世亲历过好几次大的灾难,国家从未放弃过任何一人。
现在大衍南方正发生雪灾,百姓流离失所,他也不想放弃任何一人。
这些银子分摊下去不多,但至少是一份希望。
“卖诗救民,圣贤一定不会怪我……”林亦心中这般想道。
接下来的文会,林亦期待有谁能够惊艳四座,但众人像是遭受到了什么打击一样。
在诗词文章上没有任何人出手,时不时打量着林亦,扭扭捏捏,不敢献丑。
但是青山书院的大夫子弟子唐虎,现场作出的一幅《虎啸山林图》,让林亦眼前一亮。
居然有几分唐寅的风骨。
不过那老虎不够生猛,肚子圆滚滚的,有些萌态,用唐虎的话来说……
这是一头凶猛的妖虎,刚吞了猎户,所以肚子显得特别大。
那一吼也代表百兽之王的威严。
这幅画才气贯州,让气到险些头秃的李墨白大为振奋。
“这是老夫弟子唐虎。”
“他的画老夫教的。”
“儒剑仙李墨白?对,对,这正是老夫!”
李墨白心情愉悦,跟周遭过来敬酒的朝臣和上了年纪的老儒生交谈甚欢。
……
文会还在继续,但经历了林亦献词和三诗一文的高潮,后面的文会很令人兴致泛泛。
最后成了各文人世子彼此饮酒作乐,花魁娘子在怀的风月时刻。
大衍皇帝林允宏起身离开,心中莫名期待明天的大朝会。
这样的皇儿,他恨不得马上让文会中的所有人都知道……
这是大衍嫡皇子,未来的储君。
林亦献词的那一句‘位卑未敢忘忧国’,与鸣府文章中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堪称官员与读书人的典范。
大周仙吏 榮小榮
他从没有感到这么欣慰过。
真正的才华,就应该是林亦这个样子。
“父皇,等等儿臣!”
六皇子林琮见父皇起身离开,连忙追了上去,身后八个老国公也小跑跟了过去。
林亦也琢磨着该去牵走李西洋的圣兽了。
就在这时。
李文博则趁大家都在花天酒地的时候,想起林亦对他的吩咐。
心中挣扎过后,突然对着林亦的背影,大声道:“林亦,你给我站住!”
哗!
岳阳楼内外的人,顿时被吸引住了目光。
以酒解愁的李西洋憋了一肚子火,这时候看到李文博大叫林亦的一幕,心里顿时舒坦了起来。
他越来越欣赏这个平平无奇的年轻人了。
‘皇儿的书童在干什么?’
林允宏皱着眉头,停下身形,林琮一个急停,差点野蛮冲撞。
幸好滕王按住他肩膀,没让他当场出糗。
“父皇不用停下来的,儿臣追得上……”林琮感动道。
但他发现父皇的目光似乎不在他身上,顿时一惊,扭头看向身后。
居然是文会魁元林亦。
林琮:“???”
……
站在岳阳楼外的林亦,抬头看向楼上的李文博,心中不免期待起来。
林亦板着脸道:“李文博,当我的书童是不是为难你了?”
哗!
众人这时候才知道这个直呼林亦名字的‘平平无奇’,竟然是林亦的书童。
我去!
这什么狗屎运,居然能够成为文会魁元的书童?
林亦今晚过后,凭借那一词三诗一文,绝对会成为朝堂新贵,这书童起码得少奋斗几十年。
但这书童好像脑子有点不正常。
“对,我受够了!”
李文博大声道:“我李文博好歹也是乡试解元,答应当你书童也是打赌输了,我根本就没有甘心过!”
“我读书修行的目的,不是跟着你拜入朝廷,去关心那些对文道作不出任何贡献的老百姓,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也有我的追求。”
“你说读书人应当成为为百姓抱薪的人,那谁来为我们读书人抱薪?”
“你立下的八品宏愿,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你认为你可以做的到?既然做不到,你凭什么要求我跟你一样?”
“我只想读书修行,拜入圣院,将来成为像圣子李西洋这样的天骄,为文道昌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今日你辱他,就是辱我心中的信仰,我不想继续下去了!”
噗!
李西洋一口酒水差点喷出去,他怔怔地看着李文博。
这家伙……能处啊!
在场的文人学士们则一脸的呆滞,看向林亦的眼神满是震惊之色。
众人似乎明白,为什么林亦拥有浩然正气,却能够八品立命。
这四句简直是圣人宏愿。
“这书童简直恬不知耻,林魁元一心为国为民,才能做出这些诗词文章,才能立下这等宏愿,他却以此为耻,呸!”
“身为书童,却公然辱骂主子,林魁元,灭他文心!”
醫 仙
不少人纷纷开口,讨伐李文博。
‘咱不怕被人嘲笑没有眼光,只要爷您安好,咱又能被圣院看中就成了……’
‘爷,对不住,咱的口气是重了点,可咱知道这事不能露出破绽。’
李文博看似处处是对林亦的攻击,实际上却是在告诉岳阳楼众人林亦的情怀与忧国忧民之心。
这是他能做到的最后一件事了。
李文博此刻红着眼的样子,在李西洋看来就是愤怒的表现。
‘这家伙,为了我把自己塑造成极端利己的短视者……就算你羞辱我,我也不可能怪你!’
林亦看着李文博,心神动容,内心深处对他满是愧疚。
但他知道李文博已经行动,那么自己……就绝不能拖他后腿。
既然决定让李文博成为卧底,那就开始吧!
“你让我很失望!”
林亦袖袍下的双手紧握,他觉得自己说出这句话,是对李文博的一种伤害。
可现在别无选择。
“我本以为你跟我一样,有同样的观念跟追求,但现在看来,你跟我厌恶的某些读书人,没有什么两样!”
林亦感觉自己有着深深地罪恶感,李文博他不是这样子的啊……
他处处为了自己,可自己却只能这么做,不亚于在对方身上插一刀。
“呵~”
李文博冷笑。
但他心底却是欣慰的。
啪!
林亦指节点碎一个酒碗,将身上的儒衫割下一快:“今日你我割袍断义,从此两不相欠!”
“从今往后,你我再无关系,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嗤啦!
李文博从林亦手上抢过碎碗,同样割袍断义,道:“好!”
此时此刻。
所有人都怔怔地看着这一对主仆,但大多数人都是对李文博的嘲笑。
一个文会魁元的书童,居然不想当?
这目光何其短浅。
给我。
我愿意啊!
林亦没有说话,佯怒着转身就走,心中暗道:“文博,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兄弟!”
李文博看着林亦转身离去,神色平静,心道:“爷,我会拜入圣院,我会成为圣子,帮你践行宏愿,一定……”
……
后续更精彩~求自持。